抗战文化

2013-09-29 17:10:44 已经被浏览

抗日战争时期,全国一流的教育、文艺、新闻出版和科学技术机构及人才荟萃于重庆,其盛况前所未有。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暨文化工作委员会遗址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暨文化工作委员会遗址在今重庆市渝中区天官府

8号(原4号)。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成立于1938年2月19日,由陈诚任部长,周恩来、黄琪翔任副部长,郭沫若任第三厅厅长。1938年10月 25日武汉失守后,第三厅由武汉迁到重庆办公,该厅集中了文艺界知名人士与社会贤达,盛称“名流内阁”,为抗战作了大量宣传工作,起到抗战文化战斗堡垒的 作用。1940年月政治部改由张治中任部长,张治中据蒋介石授意改组政治部撤销第三厅,另设文化工作委员会,作为学术团体,仍隶属政治部领导。文工会主任 委员仍由郭沫若担任,文工会在重庆开展形式多样的对内对外文化活动,对抗战文化做出了重大贡献。

复旦大学遗址

“八·一三淞沪抗战”失利后,日寇攻占上海,复旦大学校舍被毁,800多师生被逼先造庐山,后又因日寇逼近南京,再迁重庆。1937年选北碚夏 坝为校址,1938年2月开始行课(商学院及新闻、经济两系,先在菜元坝复旦中学上课,1939年“五·三”、“五·四”大轰炸后也迁往北碚),在渝期间 复旦大学扩大成为一一所多学科综合性学府。抗战八年,复旦大学共培养了学生2651人,成业的达95%以上,为大后方输送了大批人才,不断充实陪都重庆的 建筑界、金融界、新闻界、教育界、农业科学界。学习之余,全校师生热心投入抗日救亡的宣传活动中。

育才学校遗址

1939年,著名爱国教育家陶行知在重庆合川草街乡创办育才学校,在抗战教育活动中,陶行知以“行”、“知”思想为指导,认为“行是知之始”、 “知是行之成”,培养一批有特殊才能的幼苗,特别是让老百姓的穷苦孩子有了念书之所,并在教学中“引导他们团结起来做追求真理的小学生,团结起来做自觉人 的小先生,团结起来做手脑双用的小工人,团结起来做反抗侵略的小战士”(吴玉章语)。

生活书店遗址

“九一八”事变后,为反对国民党当局的不抵抗政策,宣传抗日救国,邹韬奋于1932年创办了生活书店,出版了许多进步书刊。1938年10月, 邹韬奋到重庆,在重庆期间与周恩来、董必武、叶剑英等中共领导人有了较多的往来和接触,对中共抗战救国政策有了更深入的了解。邹韬奋是救国会的主要领导 人,又是国民参政员,他常以“加强全国团结”和“争取民主”为主旨,向参议会提出各种提案,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不满,他们先是强迫邹韬奋将生活书店与官办 的中正书局、独立出版社合并,遭到邹韬奋严词拒绝,之后不到一年时间里,生活书店在全国55个分店被查封44处之多。

生活书店重庆分店在今重庆渝中区民生路,可惜遗址已破坏不存。

抗建堂遗址

抗建堂,坐落在今渝中区上纯阳洞街13号,建成于1940年底,用“抗战建国”的口号,取名为“抗建堂”,是抗战时期大后方戏剧演出的主要场所,为上演进步话剧和进步文艺界集会、活动做出过重要的贡献。

从1941年4月至1945年,共上演33出大型话剧,除《国贼汪精卫》外,《棠棣之化》、《虎符》、《天国春秋》、《大地回春》、《北京 人》、《雷雨》、《蜕变》、《日出》等。老一辈戏剧家、名导演、名演员郭沫若、阳翰笙、马彦祥、曹禺、吴祖光、史东山、陈白尘、应云卫等,都在里洒下了辛 勤的汗水,留下了战斗的足迹,他们对抗建堂也情有深厚的感情。

2000年9月,重庆市人民政府将抗建堂旧址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在20世纪90年代改造旧城的大拆迁中,抗建堂外部按原貌进行修复,矗立于纯阳洞街,以资纪念。

寅初亭遗址

1941年重庆大学学生为纪念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和教育家马寅初,在重庆大学校内修建了“寅初亭”。

1937年,马寅初为重庆大学筹划创立商学院,担任院长兼教授。1940年,马寅初因痛斥国民党顽固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及揭露“四大家族”为首 的豪门权贵大发国难财的无耻行径,于1940年12月6日被蒋介石秘密逮捕监禁。重庆大学中共地下组织援民活动,决定发起为马寅初60寿辰,并募捐修建 “寅初亭”,1941年上半年,重庆大学学生克服各种困难,建成“寅初亭”。

该亭初建为草亭,几经春秋风雨已荡然无存。1981年在梅岭原址重建“寅初亭”,以记述人们对马老的无限崇敬之情。